數年前比特幣(bitcoin)成為熱話時,經常會提到的特色之一是「去中心化」 (decentralization)。其實去中心化在歷史上並非新事物:去中心化代表不再由一家獨大或壟斷,例如中世紀時代,由於書籍難得,傳授知識以及受教育的權利僅限於教會及貴族階層。而古騰堡活版印刷術的出現,可被視為打破知識壟斷的第一代去中心化。

在網際網絡出現前,報章及電視是唯一的內容提供者,當網絡進化至成為任何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觀點,或創造原創內容的平台以後,去中心化的例子更是爆發性增長。在疫情下,傳統學校模式更受到自學供應商如可汗學院(Khan Academy)的挑戰,去中心化的,又豈止大眾傳媒或娛樂事業?

可惜事物往往有正有反,當加密貨幣的去中心化的特色,卻被利用為斂財作惡的工具,不但出現不同形式的虛疑貨幣投資騙案,甚至連最多人認識的比特幣,也被不法份子利用作交易媒介,以掩飾身份買賣違禁品等等。市場應該如何平衡去中心的好處及壞處?從保障投資者的角度,制定監管及合規(compliance)制度是必經之路,但大部份的加密貨幣的去中心化程度,已經是無從監管,如何是好?

其中一個可行辦法,是監管平台而非監管產品本身。透過最前線接觸產品的業內人士,於交易平台為虛擬貨幣產品把關,同時設定高門檻,持續嚴謹監管面向投資者的數碼貨幣平台。在應對瞬息萬變的科技應用上,大家都需要一個更大膽的思維,也需要看得更遠。


文章轉載自頭條日報: http://hd.stheadline.com/news/columns/729/